国民党民代占领立法机构主席台 反对撤“课纲微调”

国民党团占领主席台反对撤回“课纲微调”

台湾“立法院院会”29日表决通过,要求“教育部”应撤回“课纲微调”,但国民党团不满没有召集协商,占领主席台抗议,“立法院长”苏嘉全被迫离席,会议停止。

 资  讯 

废止“微调课纲”是挑衅行为 民进党必须承担后果

即时 | 2016-06-02 17:34

中国台湾网6月2日讯 刚刚上任不足两周的民进党新当局5月31日通过一纸命令,废止了推行数年、意在纠正错误史观和日本“皇民思想”的“微调课纲”。香港中评社发表评论指出,废止“微调课纲”无疑是一种挑衅行为。民进党当局不怕被指责“意识形态治国”,也不理会大陆的警告,想做就做,迫不及待,必须承担其后果。

台下台上,一个口号,两套标准

回顾一个月前,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在记者会上表示,大陆对“九二共识”的要求是合理的,因为“我们没有对台湾新候选人提出过超出2008年以来的新要求”、现在“球在台湾新的当政者手上”。对此,民进党发言人阮昭当时的回应是,蔡英文的两岸政策立场非常清楚,就是“维持现状”,维持台湾的“自由与民主”,维持台海和平与两岸稳定与发展的现状。

而如今,民进党从台下走到台上,“维持现状”的大旗依然还在,不过行动起来却执行着另外一套标准。这一点,从蔡英文在文化、教育层面的人事布局就可以清晰的看出来。

台湾《旺报》文章指出,蔡英文在文化、教育层面选择了“自己人”,他们都带有浓厚的政党色彩,显然在社会价值取向及其发展方向领域,蔡当局希望由自己人来忠实执行民进党的路线与政策。

文章称,新任“文化部长”郑丽君长期以来就展现出清晰的“台独”意识形态,曾是民进党“去中国化”悍将,在课纲微调问题上更站在国民党对立面。新任“教育部长”潘文忠是教育领域最坚持反“课纲微调”的常任文官。这两人登上关键职位,代表了蔡当局决心回到李登辉及陈水扁时代“去中国化”政策旧路线,再度切断台湾与大陆的文化连结,让台湾青年无法认同中国和中华文化。

“微调课纲”凸显“柔性台独”路线

被蔡当局宣布废止的“微调课纲”,是由马当局于2014年通过,旨在矫正2012年课纲版本中的一些问题。比如针对部分课本将“慰安妇”写成“有些妇女自愿到海外从事慰安工作”等,做出微调,加上“被迫成为慰安妇”。微调的目的是纠正部分错误的史观和日本“皇民思想”。

香港中评社报道指出,蔡当局一上台即废除这些修订,从2016学年度开始,回复到2008、2011年发布的旧版课纲。蔡当局的做法被质疑带有浓厚的“台独意识”及日本“皇民史观”,是企图在意识形态领域“去中国化”,推动“柔性台独”。

台北学界人士唐彦博表示,蔡当局会一上任就废“微调课纲”是政治考量,但背后有其文化教育的考量,就是要让台湾本土意识高涨,在“天然独”上面加重力道。

选择挑衅,必须承担后果

“微调课纲”轻易被废了,后果是什么?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5月25日曾针对课纲一事表示,不同的道路选择决定不同的前景。(民进党当局)是维护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共同政治基础,还是推行“两国论”、“一边一国”的“台独”分裂主张;是继续走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之路,还是重蹈挑起台海紧张动荡的覆辙;是增进两岸同胞感情与福祉,还是割裂同胞间的精神纽带、损害同胞根本利益,在这些重大问题上,台湾当局更须以实际行动作出明确回答,并接受历史和人民的检验。

马晓光强调,如果民进党当局以后一种选择来写自己的“答案”,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中评社评论指出,马晓光所言不会是一句简单的劝告,所说不会是一句空话。

文章称,废了“微调课纲”,其后果是严重的。今后在“台独”和“媚日”史观之下,台湾人民在心理上与大陆人民会越走越远,两岸民意甚至会加速对撞;下一步台湾当局甚至可能会再修改成“台独课纲”。

废止“微调课纲”无疑是一种挑衅行为。做了就得承受后果,民进党当局都有所准备了?目前两岸关系表面上看似平静,但越平静越凶险,民众不能掉以轻心。(中国台湾网 高旭)

台正式废止微调课纲 恢复到2008年和2011年的旧版课纲

即时 | 2016-06-01 14:51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台“教育部”5月31日发出公告,正式废止2014年2月10日修正发布的语文、历史、地理、公民与社会微调课纲;从2016学年度开始,恢复到2008年和2011年发布的旧版课纲。

台“教育部长”潘文忠在就任时称,2014年的高中语文及社会微调课纲,因参与研修人员的代表性不足,程序不正义,“破坏民众的共识和信赖,也引发高中生反黑箱课纲运动,因此废止微调课纲”。

2014年的微调课纲对民进党时期的“皇民化教育”进行部分修正,如把“日本统治时期”改为“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对于慰安妇的描述增加“被迫”二字等。针对新当局废止该课纲,《旺报》称,也许此举让“台独基本教义派”痛快了,但台湾付得起代价吗?如果这不叫挑衅,“什么才叫挑衅?”(于名)

新党批蔡英文当局废“微调课纲”为制造“天然独”

即时 | 2016-06-01 14:26

中国台湾网6月1日讯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新当局“行政院”昨日公告正式废止2014年高中语文与社会领域“微调课纲”。新党发言人王炳忠表示不意外,从“政院”以“政治问题,非纯粹法律问题”为由撤告“太阳花”学生,到废止“微调课纲”,新当局毫不掩饰,一切政治挂帅,这都是制造蔡英文口中“天然独”的必要手段。

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高级中等教育法”部分条文修正案,将“课审会”拉高到“政院”层级,并纳入学生代表。王炳忠认为,这看似开放多元其实更加黑箱,因为谁代表学生?谁能加入会议?不再是根据学术专业,而是更赤裸裸的政治考量。(中国台湾网 李宁)

【相关资料】

“课纲”到底是什么?

“课纲”就是“课程纲要”,以前台湾教科书是教育主管单位编的,只有一种版本。后来李登辉废了这个版本,允许书商编教科书,但须符合主管单位的“课程纲要”。

1997年李登辉强行推出“认识台湾”教科书,迈出“台独”教育的第一步。李登辉和陈水扁当局的课纲,都是不折不扣的“台独”课纲,且一直沿用至今。

马英九执政后期,终于要对这种“台独”课纲进行稍稍修正,即“课纲微调”。“课纲微调”确定把“中国”改为“中国大陆”,同时,“日本统治时期”改为“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对于慰安妇的描述增加“被迫”2字。(《厦门日报》据台湾媒体报道)

港媒:台湾废止“微调课纲” 会被视为挑衅

即时 | 2016-06-01 09:48

香港中评社6月1日发表评论说,民进党当局昨天通过一纸命令,废止了国民党当局搞了多年的所谓“微调课纲”。民进党当局不怕被指责“意识形态治国”,也不理会大陆的警告,想做就做,迫不及待,如此行径恐会被视为挑衅。

被蔡当局宣布废止的“微调课纲”,由马当局于2014年通过,针对2012年课纲版本中的一些问题,比如部分课本将“慰安妇”写成“有些妇女自愿到海外从事慰安工作”等,做出微调,加上“被迫成为慰安妇”。微调的目的是纠正部分错误的史观和日本“皇民思想”。

蔡当局一上台即废除这些修订,从2016学年度开始,回复到2008、2011年发布的旧版课纲。蔡当局的做法被质疑带有浓厚的“台独意识”及日本皇民史观,是企图在意识形态领域“去中国化”,推动“柔性台独”。

“微调课纲”轻易被废了,后果是什么?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大陆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5月25日曾针对课纲一事表示,如果民进党当局以割裂同胞精神纽带的方式来写自己的答案,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我们相信,马晓光所言不会是一句简单的劝告,所说不会是一句空话。

废了“微调课纲”,其后果是严重的。今后在“台独”和“媚日”史观之下,台湾人民在心理上与大陆人民会越走越远,两岸民意甚至会加速对撞;下一步台湾当局甚至可能会再修改成“台独课纲”。

废止“微调课纲”无疑是一种挑衅行为。做了就得承受后果,民进党当局都有所准备了?目前两岸关系表面上看似平静,但越平静越凶险,民众不能掉以轻心。

台当局公告废止“微调课纲” 学者指不利两岸关系

即时 | 2016-06-01 07:29

中新社台北5月31日电 (记者 陈小愿 邢利宇)台湾行政当局5月31日发布公报,正式宣告废止“微调课纲”。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教授庞建国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指出,此举具有“台独”意涵,不利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所谓“微调课纲”,是指针对前台湾当局领导人李登辉、陈水扁时期的“去中国化”,台湾当局教育主管部门2014年提出的对高中历史、语文等课纲进行微调。新课纲就一些名词进行调整,如将“日本统治”改为“日本殖民统治”,“接收台湾”改为“光复台湾”,“慰安妇”改为“妇女被强迫做慰安妇”等。

台“行政院”31日发布的公报称,废止微调课纲后,将于2016学年度起恢复实施2008年版地理、公民与社会课纲,以及2010年版语文、历史课纲。

庞建国当晚接受中新社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废除微调课纲是“文化台独”动作,不利于两岸关系发展。

他指出,大陆目前正对台湾新当局“听其言、观其行”,如果像废除微调课纲这样有“台独”意涵的动作一再出现,两岸关系要想回温,恐怕是难上加难。

台湾新当局5月20日上台,新任“教育部长”潘文忠21日宣布将以行政命令废止微调课纲,引发舆论争议。

台湾《旺报》此前刊文指出,新当局要做的事那么多,两岸关系也根本还没建立互信,却偏偏挑了意识形态的课纲蛮干。“也许此举让‘台独’基本教义派痛快了,但痛快之后就得承担,台湾付得起代价吗?”(完)

废止微调课纲 台湾新“教育部长”抡起了“台独”板斧

即时 | 2016-05-30 09:23

台湾新当局5月20日才正式上路,其“教育部长”潘文忠21日就烧起“第一把火”——宣布近日内将以行政命令废止2014年通过的课纲微调。潘文忠还特意强调,理由有三:一是“研修人员代表性不足”,二是“程序不正义”,三是“没有必要性”。若真没有必要,马英九当局还花费那么大力气“拨乱反正”干嘛?新当局此一动作挑拨了台湾社会的敏感神经,立即招致岛内舆论的猛烈批评和大陆媒体的强烈关注。

立场本来就亲绿

1997年李登辉强行推出“认识台湾”教科书,迈出“台独”教育的第一步。陈水扁继承李登辉衣钵,把台湾的教科书改得面目全非。马英九执政后期发动课纲微调,对其进行部分修正,其中包含“两岸同属一中”以及“去皇民化”思想精神,却一直遭到绿营反制。

此前舆论都认为,如何面对课纲争议,将是台当局新任“教育部长”面对的第一重考验。可是,这个考验根本没有难倒潘文忠,他不假思索就做出废止决定。

有人要问,这种决断力来自哪里?

“他的立场本来就是亲绿的!”曾担任台湾高中历史“课纲微调小组”召集人的教育界人士王晓波披露说。根据台湾媒体报道,今年54岁的潘文忠,曾担任台北县(现为新北市)某小学教师,之后进入台湾公务员体系,在台北县政府、台湾“教育部”工作。民进党前主席苏贞昌担任台北县县长时,潘文忠曾受到重用。国民党2008年再度上台时,他也曾经担任“教育部”的主任秘书。不过,随后被外调任职,遭到冷冻。

王晓波透露,潘文忠之所以被冷冻,是因为马英九执政过程中,台当局主导修订课纲,结果发现潘文忠在暗中搞鬼、使坏,所以才把他调到别的地方任职。

正因为在政治立场上偏绿,民进党“九合一”选举大胜后,潘文忠被民进党籍的台中市长林佳龙延揽担任副市长。不过,潘文忠过去一直扮演教育幕僚的角色,社会知名度不算太高,连有的国民党“立委”都不认识他。蔡英文胜选后,他一跃成为台媒眼中的“黑马”,升任“教育部长”。

蔡英文和“行政院长”林全越格拔擢他,自然有更深的用意。

所谓超越党派揽才,都是说说骗人的。如今台湾新当局选人,首先是政治正确、“绿”字当头。再如,潘文忠的副手、台湾大学副校长陈良基,能够上位的一大亮点是——在2015年7月“反课纲”学生和记者们深夜侵入“教育部”时,把“法治”放在一边,却痛批“教育部”指挥警方逮捕记者是“戕害新闻自由,非常可恶”,社会应“群起攻之”,并指不应该对学生提告云云。

潘文忠人如其名,既然获得赏识,深懂表忠心的重要性。废止课纲微调,不过是纳的第一张投名状而已。

跟前辈有样学样

在这方面,潘文忠或许有意无意在向前辈杜正胜看齐。

杜正胜也曾任台当局“教育部长”,在陈水扁时代那是赫赫有名。两相对比,两人都是以长官意志为意志,以“台独”理念为理念。杜正胜在担任中小学教科书编审委员会委员时坚持的某些偏颇观点就引起不小的风波,1997年更是提出历史教科书的“同心圆”理论,为“台独”主张张目。潘文忠虽然没有那种大破大立,但也不遑多让,微调课纲时的不合作和暗中搞鬼在前,上任后第二天就马不停蹄予以废止在后,实为狠角色。

杜正胜宦途长红的一大秘诀是唯长官意志论、护主心切。陈水扁某次发言中,以成语“罄竹难书”来形容台湾义工的奉献之多,被“立委”质疑贬词褒用。本来承认不学无术这事就完了,但杜正胜非要强出头,硬拗解释说“罄竹难书”原意为“用尽竹子都写不完”,不一定是负面用词。此一事,岛内传为笑谈。

潘文忠上任第二天其实做了两个重大决定。除废止课纲微调,还宣布台湾12年“国民义务教育”要推动“全面免试”“就近入学”。如此猴急的原因很简单,蔡英文曾经主张“国教”要“全面免试”。既然有“圣旨”在前,潘文忠执行起来也是效率空前。

问题是,这个问题牵涉到教育公平,一定要采取充分沟通、循序渐进的方式。上来就搞,让被动了奶酪的教育及家长团体大为震惊。于是,上任第五天就有人到“教育部”门口陈情抗议,有人直接点名潘文忠说,“你位子还没坐热,给我闭上嘴巴”。那脸,是被打得啪啪直响。

在岛内做官,一个必不可少的“素质”是脸皮要厚实,否则容易羞愧得无地自容。后辈还是要学习杜正胜,人家除了“罄竹难书新解事件”,还坚持在主编的词典中收入童话“三只小猪”作为“专题成语”,面对质疑不断,依旧振振有辞。就是这样一个屡屡闹出笑话、很有争议的官员,在台当局中历任三届“阁员”而不倒,这在走马灯式“换血”的民进党当局“尤属难得”。杜正胜之所以能成为“政坛不倒翁”,一方面自然是护主有功,另一方面更在于他屡屡出手的“文化台独”动作,如修改岛内教科书、策动“中正纪念堂”的“正名”等。抡起板斧“去中”打蓝,才是绿营看重他的根本所在。

或许,刚刚新手上路的潘文忠GET到了前辈这个点?


机关算尽太聪明

回头来看,潘文忠除了对上面表忠心,更是要实打实抢政绩,第一时间收割“反课纲微调”的“胜利果实”。

对于课纲微调,民进党一贯是以如丧考妣、如挖祖坟待之,决绝的反对态度从未改变。绿营在野时多次扬言,一旦执政,就一定要撤销。在台面下的小动作,更是从未停过。今年4月,“立法院”强行通过撤销课纲微调案。5月又推动“高级中学教育法”修正案,“绿化”台湾“课审委员审查会”“课纲审议委员会”组成人员。现在上台执政,自然立马砍掉课纲微调,来为当年所修“台独”课纲的正当性和权威性“恢复名誉”。潘文忠急吼吼的做派,外界观感不佳,但在深绿看来,那是“顺天应人”。要旨就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去中国化”,推动“柔性台独”。

教育领域放水,危害甚深。一旦岛内年轻人也喝着“台独”和“媚日”史观的狼奶长大,越来越多选择跟民进党站在一起,民进党不但完成了新时代的“催台青”,壮大自身排挤蓝营,更多了跟大陆对抗的砝码。按照绿营的“妙计”,民进党即使不冻结“台独”党纲,不承认“九二共识”,也可以所谓“台湾民主原则”“普遍民意”和“新民意”为借口来跟大陆搪塞,保留“台独自决”“和平台独”空间。

台湾《旺报》发表观点文章认为,新当局要做的事那么多,各方面百废待兴,两岸关系也根本没建立互信,却偏偏挑了意识形态的“课纲”蛮干。文章指出,也许此举让“台独”基本教义派痛快了,但痛快之后就得承担,台湾付得起代价吗?该文直批,如果台湾新当局这不叫挑衅,“什么才叫挑衅?”

对此,国民党籍“立委”柯志恩强烈抨击潘文忠废“课纲”是为政治服务,要求潘文忠拒绝让政治染指教育。这种要求,更像是与虎谋皮而已。因为在“部长”大人心中自有如意算盘,正所谓“长官满意官帽稳,多栽绿树待成荫”。问题是,大陆对于所谓“柔性台独”“文化台独”“理念台独”等“台独”变种,一直贯穿着万变不离其宗的深刻认知和露头就打的高压态势。别忘了,侵蚀地基的后果就是离地动山摇不远了。所有的政客都需要三思,小心到头来,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政治生命。(任成琦)

台湾将废止2014年通过的“课纲微调” 国台办回应

即时 | 2016-05-25 17:49

中新网5月25日电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25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马晓光就台湾废止2014年通过的“课纲微调”表示,如果民进党当局以后一种选择来写自己的“答案”,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

有记者提问,台湾近日宣布将以“行政命令”废止2014年通过的“课纲微调”,请问发言人对此有何评价?

马晓光说,刚才我已经向大家重申了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负责人5月20日发表的书面谈话。这里面讲得很清楚,不同的道路选择决定不同的前景。如果民进党当局以后一种选择来写自己的“答案”,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

政治凌驾专业 台湾新任教育部门负责人有何黑箱?

即时 | 2016-05-23 08:19

台当局新任“教育部长”潘文忠上任后立即召开记者会,宣布多项重大教育政策,包括推动蔡英文的政见“高中全面免试入学”,将在2018年扩大试办,另外还有废止微调课纲、2018课纲如期上路、大学退场处理原则、缩短学用落差,以及5年8百亿元的高教预算延后一年等政策方向。台湾《中央日报》网络报23日发文指出:“新教长”如此雷厉风行、风风火火,一下子推出这么多重要的教育政策,尤其是课纲竟然就这样实施了,事前跟谁商量过、决策过程有哪些单位与闻?潘文忠一人一张嘴就宣布了,其中没有黑箱吗?

文章指出,蔡英文当局可以说是反黑箱的最大收割者,从服贸、货贸到课纲微调,一路鼓动年轻人走上街头,凡是他们不喜欢的政策、他们反对的政策,一律指控为“黑箱”;民进党并不希望社会太关注实际的法案内容,因为可能见仁见智,大家会有不同的意见,民进党选择攻击决策过程,动辄以违反程序正义要求废止已经经过合法合理程序的法案、政策。

然而,看看潘文忠的作为,他直接宣布重要的教育政策,甚至连事关重大的2018课纲都可以直接上路,让许多家长和教育人士傻眼。2018课纲草案是由台湾教育研究院所规划,本来预计要等到新当局上路后,由“教育部”重组“课审会”进行审议。没想到潘文忠日前已宣布进行。该课纲除了授课内容外,也彻底颠覆目前的教育方式。根据新课纲,国文、英文、数学、物理、化学等基础科目,被列为“部定必修课程”,学校要根据学生的能力进行分组学习,同一科目依程度不同分班,而学生会依性向分流选课;此外,有近3分之1的学分是“多元选修课”。上课方式采12人小班制,学校预计会开出比既有班级数多1.2到1.5倍的选修课,让供学生选择。

按照这个新课纲,学生连上课的方式都改变了。本来“教育部”应该要组成新的课审会审查,结果潘文忠竟然可以省略这个程序,宣布推出。照理说,新当局可以选择、组成合乎自己需求的课审会进行审查,其结果应该也不会距离民进党的意识形态和教育目标太远;只是让人很意外的是,潘文忠似乎连这个过程都不想要,省麻烦省到这个程度,这不是黑箱,什么才是黑箱?反课纲的社运人士如今安在?

文章最后说,或许这跟日前“立法院”三读通过“高级中等教育法部分条文修正案”有关。“立法院”所通过的草案,把将课程审议会的层级拉高到“行政院”层级,且民间代表除学者、教师,也首度纳入学生代表。课审会委员聘任需经过“行政院”、“立法院”,这是过去未曾与闻的事,其结果很可能会导致“政治凌驾专业”,且旷日废时,难道潘文忠是不想让课纲经历这样的程序,因此干脆先宣布先赢,直接上路免得噜嗦?还有,学生也可列为课审委员,这更是民粹的极致了,课纲订定要有教育专业,也要对教育有长远的规划与高度,还在学习阶段的学生凭什么可以成为课审委员?民进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可以预测未来教育肯定是陷入一团混乱,引发学生、家长和教育专业人士的忧心忡忡。

急撤课纲是为了挑衅意识形态?

即时 | 2016-05-23 08:18

台湾《旺报》22日发表评论指出,台湾新当局赶在上任的第2天,而且还是周末,宣布的第一条讯息就是废止马英九任内的“微调课纲”;新任“教育部长”潘文忠还数度强调,书面稿的撤课纲理由“研修人员代表性不足”和“程序不正义”之外,还应加上“没有必要性”。其实,我们才想问:急忙撤销课纲,有何必要性?

文章指出,蔡英文就职演说各方解读还没结束,新当局就立刻丢出一颗“撤课纲会尽快完成行政程序”的震撼弹,套一句之前的流行语:这不叫挑衅,甚么才叫挑衅?

台湾的新当局要做的事那么多,内政方面百废待举,两岸关系也根本还没建立互信,却偏偏挑了意识形态的课纲蛮干。也许此举让“台独”基本教义派痛快了,但痛快之后就得承担,台湾付得起代价吗?


台湾教育部门负责人宣布废止“课纲微调”

即时 | 2016-05-23 07:10

中国台湾网5月22日讯 据台湾《旺报》报道,台湾“教育部长”潘文忠新官上任三把火,21日宣布近日将以行政命令废止2014年通过的“课纲微调”。

对此,国民党籍“立委”柯志恩强烈抨击潘文忠废“课纲”是为政治服务,要求潘文忠拒绝政治染指教育。

台湾《旺报》也于22日发表观点文章,直批台湾新当局“这不叫挑衅,什么才叫挑衅”?新当局要做的事那么多,却偏偏挑了意识形态的“课纲”蛮干。文章指出,也许此举让“台独”基本教义派痛快了,但痛快之后就得承担,台湾付得起代价吗?(中国台湾网朱炼)

【相关资料】

“课纲”到底是什么?

“课纲”就是“课程纲要”,以前台湾教科书是教育主管单位编的,只有一种版本。后来李登辉废了这个版本,允许书商编教科书,但须符合主管单位的“课程纲要”。

1997年李登辉强行推出“认识台湾”教科书,迈出“台独”教育的第一步。李登辉和陈水扁当局的课纲,都是不折不扣的“台独”课纲,且一直沿用至今。

马英九执政后期,终于要对这种“台独”课纲进行稍稍修正,即“课纲微调”。“课纲微调”确定把“中国”改为“中国大陆”,同时,“日本统治时期”改为“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对于慰安妇的描述增加“被迫”2字。(《厦门日报》据台湾媒体报道)

高中课纲自己审? 台学生:还不懂就审逻辑不通

即时 | 2016-05-18 08:46

中国台湾网5月18日讯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主导“修法”,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高级中等教育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课纲审议将纳入学生代表,要让高中生“自己的课纲自己审”,台湾学生对此表示,还不懂就要审,逻辑不通。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中一中校长陈木柱认为,订定课纲有相当的专业门槛,此次修案“会不会太过民粹了”?高中生还在学习阶段,可开公听会等另辟管道听学生的意见,“但让学生审查课纲,真的不妥”。

台中女中三年级学生林妤恬说,“让学生审查课纲,这很不妥”,她说,学生就是不懂才学习,课纲还让学生来审查,“还不懂就要审”的逻辑不通。

对于“课审会”组成拉高到“行政院”层级,且让“立院”握有审查同意权,有家长和校长团体批评这是行政、立法凌驾教育专业,教育专业恐被剥夺。全台家长团体联盟荣誉理事长吴福滨批这是行政、立法凌驾教育专业,全台校长协会荣誉理事长薛春光说,此事显示“教育是棋子”,“未来在那里?”(中国台湾网 李宁)

台湾教材课纲学生审? 民进党荒谬政策遭批

即时 | 2016-05-18 07:08

中国台湾网5月17日讯 学生自己审教材课纲,这不是胡闹是什么?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现任“教育部长”吴思华17日接受专访时表示,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主导“修法”,将“课审会”提高到“行政院”层次,且让“立院”握有审查同意权,不只抹煞课纲专业讨论的过程,也等于完全怀疑新任“教育部长”的专业判断,是个很不好的制度设计。

针对学生纳为“课审会委员”,吴思华也认为是个很大的问题。他说,学生的意见,可透过公听会、座谈会、说明会等各种方式表达,“课审会委员”一任4年,当“课审委员”不只可能影响学生学业,是否有足够专业也令人质疑。更重要的是,未来如何产生学生代表,也是很大争议。

吴思华说,课纲是专业议题,应该信任教育专家及课纲专业委员的讨论结果,希望未来能让教育回归专业,让行政、政治干预越来越少,才是对教育发展最好的事。(中国台湾网 高旭)

台湾教材课纲学生审? 民进党荒谬政策遭批

即时 | 2016-05-18 05:06

学生自己审教材课纲,这不是胡闹是什么?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现任“教育部长”吴思华17日接受专访时表示,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主导“修法”,将“课审会”提高到“行政院”层次,且让“立院”握有审查同意权,不只抹煞课纲专业讨论的过程,也等于完全怀疑新任“教育部长”的专业判断,是个很不好的制度设计。

针对学生纳为“课审会委员”,吴思华也认为是个很大的问题。他说,学生的意见,可透过公听会、座谈会、说明会等各种方式表达,“课审会委员”一任4年,当“课审委员”不只可能影响学生学业,是否有足够专业也令人质疑。更重要的是,未来如何产生学生代表,也是很大争议。

  吴思华说,课纲是专业议题,应该信任教育专家及课纲专业委员的讨论结果,希望未来能让教育回归专业,让行政、政治干预越来越少,才是对教育发展最好的事。

评论:微调课纲成了民进党最顺手“沙包”

即时 | 2016-05-12 11:30

“绿营”为何再轰微调课纲

即时 | 2016-05-12 10:09

台“立法院”近日质询“教育部长”吴思华。“立委”们仍然聚焦于课纲问题,尤其是“绿营”“立委”批评吴思华在去年反微调课纲(即教学大纲)事件中处理不当。

坦白说,吴思华所在的国民党执政团队12日即卸任,这是吴思华任内最后一次备询。“绿营”“立委”仍然再轰微调课纲,实在是个耐人寻味的有趣画面。尤其是民进党已经利用“立院”席次过半的优势,上月底强势通过提案,要求“教育部”撤回微调课纲。一句话,微调课纲早就被掐死在摇篮中了,再踏上两脚,有何必要?

也许是为了展现一种姿态。“绿营”应该庆幸,没人再细究微调课纲的17项争议。他们支持的课纲,称“日本统治时期”而非“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称“慰安妇”而非“妇女被强迫做慰安妇”,以及不准增加“台人与抗日战争”等等。这些向日本示好的姿态,既无法改变台湾50年被日本殖民统治的历史事实,也无法改变日本扣押台湾渔船毫不手软的现在进行时,也无法改变未来在渔业协定上遭日本“打脸”的未来可能。这种甘之如饴的姿态,如果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上身,那么则已超出了理智的解释。

当然,对微调课纲的穷追猛打,也许还是一种策略。民进党执政团队还没正式上台,就已频频失言。深陷前后不一的“美猪”风波、深陷在“中研院”“弊案”的层层黑幕,乃至深陷在百般呵护诈骗嫌犯,却无视渔民权益的难以自圆其说中……“绿营”的确需要转移舆论关注的焦点。而已经没有悬念的课纲争议,无疑是最顺手、最安全的“沙包”。

遗憾的是,无论是课纲争议,还是“转型正义”,都不是台湾社会目前的痛点。当前台湾出口连续15月、GDP连续3季负增长,连准“行政院长”林全都表示,2016年台湾经济成长率“保1”难。大陆作为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由于民进党不肯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处于不稳定状态,有人甚至认为台湾面临百年一遇的“困经济”。即将执政的民进党,不聚焦如何重振经济,如何缓解台湾社会对于两岸关系的忧虑,却着力于课纲争议、“转型正义”等问题。这两项议题,既不迫在眉睫,实质还在撕裂永远无解的历史伤痕。就这一点来说,今天的民进党与8年前的民进党没有分别,仍在利用历史的恩怨情仇,牟取一党之私利,仍在走挑动仇恨的老路。

2016年,全球都在寻找刺激经济成长的良方之时,看台湾“立院”仍聚焦在华而不实、张目瞋视的议题,台湾民众请系好安全带,自求多福吧。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福建日报社(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